标王 热搜: 网赚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推荐 » 正文

上市难度增加 农商行“焦虑”资本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26  浏览次数:15
核心提示:未来,想要登陆资本市场的农商行将面临更为严格的检验。公开数据显示,A股市场上目前有42家银行,其中农商行
滤布

  未来,想要登陆资本市场的农商行将面临更为严格的检验。

  公开数据显示,A股市场上目前有42家银行,其中农商行有10家。此前,农商行IPO审核全部顺利通过,但今年农商行上市屡生波折。

  近日,江苏大丰农商银行首发被否引起市场强烈关注。农商行人士观点认为,“区域中小银行的业务能否撑起一家上市公司,究竟是否适合上市成为公众公司一直都存在争论,适合上市的农商行只能是少数。”对于大丰农商银行上市被否是否透露出相关信号,多位行业相关人士都表示目前还无法下结论,但普遍认为中小银行上市难度增加毋庸置疑。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区域中小银行上市难度增加与经营环境恶化相关。区域银行普遍面临缺少差异化经营、营收单一依赖息差收入、资金募集渠道单一等问题,而在利率持续下行,同时还要合理让利实体经济的大环境下,未来农商行如何实现持续盈利的问题无法回避。

  农商行与省联社关系引关注

  大丰农商银行IPO发审会议上,监管关注到的农商行如何保持独立性等问题是农商行广泛面临的问题。

  早在原银监会2003年发布的14号文,《农村信用社省(自治区、直辖市)联合社管理暂行规定》中,将省联社定位为省级政府管理辖内农信社、农商行和农合行的职能部门,履行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农村金融机构搭建起“省联社——县级法人主体”二元管理模式。

  农商行独有的接受省联社管理的特点下,部分省的农商银行在信息系统、高管任命等权限由省联社统筹管理,农商银行每年缴纳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如某家总资产超2400亿元的江苏省上市农商行为例,2021年年报中公布的省联社管理费用为3095.6万元,对比2020年同期增长超9%。

  此前也出现过省联社与农商银行股东之间对于经营管理权限方面的博弈。近年来为强化省联社服务职能,建立现代化的金融企业,省联社改革也成为全国农信系统改革重头戏。

  对于未来农商银行上市与省级农村信用社改革政策相结合等问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银行业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长汉认为,目前全国正在按照“一省一策”的模式进行省级农信社改革,浙江已经成立浙江农商联合银行,一些省份已经上报省级农信社改革方案。各省范围区域和县域农村信用社改革,是否单独改制为农商银行甚至单独改制上市,需要结合省级农村信用社改革的政策和模式取向。

  记者了解到,目前部分省联社对省内农商行的管辖权限较高,但也有部分地区省联社给予农商行更宽松的独立性,或省联社与省内头部农商行并行管理,未来各省份省联社改革将持续深入。

  发审委关注到的农商银行区域展业的问题,也是农商行普遍面临的问题。

  2019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农村商业银行坚守定位强化治理提升金融服务能力的意见》,对县域及城区农商行提出具体监管措施,明确县域及城区农商行应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

  但在疫情局部扩散下,各地区经济增长分化,农商行主要经营地经济运行情况对资产质量、经营状况的影响比重大。

  杨长汉告诉记者,“农商银行IPO上市审查既包括一般企业上市的共性化的审查内容,同时包括待上市农商银行作为特殊的金融企业的个性化的审查内容。个性化的审查内容比如限制区域性农商银行跨区域展业、要求区域性农商银行立足本地以‘三农经济’服务为主、区域县域农商银行发展与省级农信社改革相结合等。”

  对于银行板块在2021年的整体走势,及资本市场对于板块未来预期,普华永道中国香港金融服务合伙人姚家仁在4月20日公开表示,“银行板块相对整个股票市场来说,波动幅度是比较小的。但是,对于市场普遍关注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房地产贷款甚至是服务业贷款不良率都会对银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预计银行板块在未来一段时间的波幅会更贴近总体市场的走势。”

  资本金补充压力

  4月20日,普华永道发布2021年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的报告中提到,“2021年,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总体表现平稳。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农商行资本充足率表现分化。其中,城农商行21家上升,9家下降。资本充足率下降主要是由于资本净额增速小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导致。”

  普华永道报告提到“2021年,上市城农商行采用外源渠道补充资本的数量较往年明显增加且资本补充方式更加多样”。

  姚家仁认为,“在过去一年,上市银行积极通过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缓解资本压力。但从核心一级资本来说,主要依赖于银行的盈利补充。如果在未来一段时间整体的经济环境变差的话,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还是会有压力。”

  上市中小银行资本金补充方式多样,数量增加的背后是银行面临的资本金补血“刚需”。而与上市农商行不同,未上市农商行的资本金补充渠道更为单一,在农商行上市需面临更多挑战的情况下,补血压力加重。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在A股排队IPO的农商银行有6家,部分IPO排队农商银行自2017年进入预披露阶段至今已有近五年时间。

  IPO排队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数据显示,昆山农商银行截至2020年末为15.32%;马鞍山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资本充足率为20.56%,截至2020年末,资本充足率为18.91%,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为16.33%;广东南海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末,资本充足率为15.9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为14.84%;广东顺德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末资本充足率为14.64%,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为12.16%;江苏海安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的资本充足率为15.10%,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为13.95%;亳州药都农商银行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的资本充足率为13.61%,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为11.12%。

  农商行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农商行补充资本金的方式非常单一,股东增资和利润留存是最常用的方式,但利润留存的规模小,补充的规模有限,股东增资则面临农商行股权吸引力下降,很多股东也不愿意再持续注资。”

  此外,在监管为期三年的中小银行股东股权治理等专项整治下,农商行股东违法违纪行为已基本肃清,农商行公司治理逐步走向规范化。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