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网赚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科技前沿 » 正文

民工大哥为“尝鲜”,三万包夜女大学生,一夜数次要“干够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31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一到晚上九点多,大学门口就开始热闹起来。除了一对对到附近小宾馆开房的情侣,还有不少豪车停在这里,载走
加拿大移民状态 https://www.immivisa.cn/

一到晚上九点多,大学门口就开始热闹起来。除了一对对到附近小宾馆开房的情侣,还有不少豪车停在这里,载走一个又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

那些都是被有钱人长期包养的,没有被包养又想兼职挣快钱的女孩,通常会在附近观察车辆,车顶放着一瓶纯净水的就是她们的客户。

“拿我水,跟我睡”,这已经是大家默认的行规,矿泉水的价格越贵,说明对方出的价格越高,通常一晚在2000至5000之间。

杨苗苗化妆换衣服耽误了时间,出来时停的车已经不多了。她扫视一圈,很快发现有辆车放的竟然是拉昆安地斯山脉矿物水,不由得一愣。

这种水来源于南美安地斯山脉底下450公尺,据说没有完全接触空气就灌装了,每瓶售价高达41块人民币,对标的包夜价格大约在4万左右,平时很少看到。

杨苗苗曾经拿到过一次拉昆安地斯山脉矿物水,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民工大哥放的。他人生中第一次包工程就挣了钱,扬眉吐气,一定要找女大学生尝尝鲜,两人谈了价格,最后出三万包了她一晚。

那位民工大哥体力本来就好,又花了大钱,唯恐做少了吃亏,特意买了药,一夜数次,几乎折腾到天亮。杨苗苗到最后实在挨不住了,情愿退他五千块钱,求他别做了。

民工大哥看她可怜巴巴的,大发慈悲地说:“算了,你也不容易,哥挣了几十万,哪能扣你这点钱?看样子你是真不行了,我就委屈点吧!”

杨苗苗被折腾到几乎虚脱,还得向他道谢,直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欲哭无泪。眼前这瓶拉昆安地斯山脉矿物水,她拿,还是不拿呢?

就在杨苗苗犹豫的时候,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孩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主看了看她,说了一句“在等人”,那女孩知道对方没看上她,愤愤地又下车出来了。

杨苗苗觉得机不可失,走到车窗前,鼓起勇气问:“先生在等人吗?”

车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抬头端详杨苗苗一会,笑意在嘴角荡漾开来,温柔地问:“喝水吗?”杨苗苗知道成了,抿唇一笑,拿下车顶的那瓶水,坐进了副驾驶。

年轻男子自称叫江城,目前是单身,生理需求方面才借助这种方式解决。江城带她去了一栋郊区的旧宅院,杨苗苗已经做好了一夜不睡的心理准备。

她原本以为再难捱也不过是床笫之间,男女之事,却万万没想到一脚踏进了地狱。

泡菜坛子里的女孩

杨苗苗失踪的第三天凌晨,有辆环卫车沿途装运垃圾。环卫工倒换垃圾桶时,发现垃圾桶旁边有两个大型玻璃泡菜坛子,里面白花花的,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今天运气不错,就是泡菜坏了,坛子还是好的嘛!买一个得好几十呢,刷一刷,还能用!”环卫工经常能捡到还能用的东西,这次也以为大有收获,到了跟前才“妈呀”一声惨叫起来。

那两个泡菜坛子里是切割后的人体组织,装得满满当当,码得整整齐齐,一只完整的手掌放在最上层,手指上的美甲清晰可见,好像唯恐有人认不出来一样。

环卫工报警后,辖区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现场。派出所民警意识到案件性质恶劣,立刻联系了刑警队。

程思危带队赶到现场,看到两个坛子后不由得皱紧眉头。沈南烛蹲下来观察了一下,说:“看手的形状大小,初步推断死者应该是一名成年女性。按成年女性的平均身高体重为参照,这两个坛子装不下整具尸体,别的地方一定还有坛子。”

“大家分开找一下,同时以抛尸现场为中心展开排查,看能不能找到第一案发现场。沿途监控也看一下,注意是否有可疑的车辆在附近停留过。”程思危吩咐。

大家答应一声,分头去忙了。沈南烛对技术科的同事说:“搬回去吧!我们回解剖室拼接,看看还缺少哪些部位,同时做DNA检测。”

“我们立刻调取最近失踪人口信息,等待做比对,死者一定是失踪人口里面的。”程思危面色凝重,“我觉得凶手在挑衅我们,抛尸原本应该越隐蔽越好,这么堂而皇之地放在路边,是在嘲笑我们找不到尸体。”

沈南烛回到解剖室后,立刻投入了紧张的工作。程思危在会议室通过大屏,看到那具女尸在她手下一点点聚拢成人形,最后果然缺少了头部、左腿和左手臂。

“根据死者身体特征及骨龄推算,死者年龄大约在20岁至22岁之间,身高在168至172厘米之间,头部缺失无法判断容貌,DNA数据库中无匹配基因源。”沈南烛通过对讲系统反馈最新信息。

“失踪人口里呢?”程思危问。负责这一块的同事回答:“有个叫杨苗苗的女大学生和死者特征符合,报警的是她的舍友,称杨苗苗平时有利用身体交易获取报酬的非法活动,于本月27号晚上九点半左右离开学校,至今没有回来,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到学校宿舍采集杨苗苗私人物品上的DNA信息,尽快确定死者身份。”程思危没想到的是,没等他们去学校采集,“死者”杨苗苗就自己出现了。

杨苗苗浑身是血,精神极度恐惧,跌跌撞撞跑到派出所报案,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受到非法拘禁和殴打,刚刚才逃出来。

看着面前活生生的杨苗苗,程思危和沈南烛对望一眼:那解剖室里躺着的“半个人”是谁?

另一个女孩

据杨苗苗说,那天她上了江城的车以后,江城将车开到了郊区一栋老宅院里。她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江城穿戴和开的车都很高档,怎么会住在这么破败的房子里呢?

“每个人想要的体验都不一样,我喜欢绝对安静的地方,确保不会被任何人打扰。”江城锁上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等会你可以随便叫哦,不会有人听见的。”

杨苗苗脸一红,预感到接下来会有一场酣畅淋漓的纠缠,小声说:“那我先去洗个澡?”

江城点点头,指了一下卫生间的方向。杨苗苗就往卫生间去了,一推开门就看见马桶旁边摆着好几只大型玻璃泡菜坛子。

杨苗苗原本还奇怪泡菜怎么不放在厨房,反而放在卫生间,等她看到泡菜坛子壁上贴着一张人脸时,不由得毛骨悚然,眼睛瞪得大大的,浑身都在抖个不停。怪不得江城说“等会你可以随便叫,不会有人听见的”,原来是这个意思。

杨苗苗知道自己陷入险境了,两手紧紧捂住嘴巴,阻止尖叫声从喉咙里冲出来。她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有希望活下去。

“认识她吗?”江城突然在她身后说话。杨苗苗听到他的声音,顿时一个哆嗦,她慢慢转过身来,摇摇头说:“不……不认识。”

“她叫林倩,也是一名大学生,上次拿了我放在车顶的拉昆安地斯山脉矿物水,我就把她带到这来了。”江城不紧不慢地说。

杨苗苗故作冷静地问:“她……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她不听话,不听话的女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到泡菜坛子里去。”江城伸手捏捏她的脸,“你会听话,是吧?”

杨苗苗身体僵硬地点点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堪的笑容。江城看起来很满意,一件一件剥掉她身上的衣服……

在杨苗苗的描述中,江城拘禁了她三天,除了对她实施强暴,还殴打她。她一直假装配合,终于等到机会,趁着江城锁门外出时,撬开被木板封闭的窗户,逃了出来。

沈南烛对她做了检测,体内并没有提取到对方的精液。对此,杨苗苗的解释是:“他很谨慎,每次都戴套。”

程思危带队赶到那栋旧宅院,果然在卫生间找到另外几只大型玻璃泡菜坛,立刻封锁现场。

沈南烛用试剂逐一检测卫生间的墙壁和地板,结果呈阴系反应,于是摇了摇头:“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四甲基联苯胺法可以检测到十万分之一至五十万分之一的血液,一万分之一至五万分之一的血痕。如果江城是在这里实施杀害和肢解行为,即使现场冲洗过,也一定会被检测出来。”

“他太狡猾了!”程思危两手叉腰,只好和大家一起先把那些泡菜坛子运回去。

沈南烛在解剖室拼接的时候,程思危这边已经拿到了林倩的所有资料。林倩和杨苗苗是校友,两人不同系,但从走访的情况来看,她们是认识的。

杨苗苗在录口供时说和林倩不认识,她明显是在撒谎。杨苗苗为了活命,对杀人凶手撒谎很正常,为什么对警方也掩饰这一点呢?

程思危想了想,又命人在封锁现场的垃圾里翻检,并没有用过的安全套。这说明一点,要么江城确实侵犯了她,且每次都戴套;要么江城根本就没有实施过强暴行为,他拘禁杨苗苗,更像是想知道什么。

就在这时,沈南烛的拼接作品完成了,所有的尸块放在一起后,拼出了两具尸体,也就是说,被杀害分尸的是两个女孩。

被两次转手的女孩

沈南烛很快得出另一个被害人的大致信息,又通过DNA检测,证实是杨苗苗另一个叫叶晓萌的校友。程思危在学校走访排查,意外发现叶晓萌也和杨苗苗林倩两人认识。

与此同时,排查抛尸现场路段监控的民警也有了新发现,经比对和杨苗苗乘坐的车辆为同一辆车。可惜查到的车主是一名女性,她的车被盗了,正在悬赏寻找中,线索就这样中断了。

三名受害者都是校友,彼此认识,只有杨苗苗侥幸逃脱,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就在杨苗苗身上。但是不管程思危怎么询问,杨苗苗都否认和林倩认识。

“那你和叶晓萌认识吗?”程思危说,“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在卫生间泡菜坛子里见到的不仅是林倩,里面还有叶晓萌。林倩和叶晓都死了,你说下一个会是谁?”

杨苗苗瞬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浑身像置身冰窖一般,控制不住地发抖。

程思危心里有了底,继续说:“江城关了你三天,并没有侵犯你,他只是拷问你,对不对?”杨苗苗无法反驳。

程思危问:“他在问你什么?他想知道什么?”杨苗苗矛盾纠结,显然内心在进行激烈的挣扎。

“你说不说都可以,不说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程思危极善攻心,又加了一句,“你要注意安全,他肯定也给你准备了泡菜坛子,不知道你能装几罐?”

“不关我的事啊,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我也没有拿那笔介绍费……”杨苗苗情绪崩溃,两手抱头痛哭起来。

据杨苗苗说,林倩和叶晓萌都是从大二开始兼职挣快钱的。她加入的晚,准确地说还是她们两个带杨苗苗入的行。

那些肯花大钱找女大学生的男人,一般口味都比较刁钻,一个女生睡了几次后,很快就生厌了,要继续俘获下一个猎物。杨苗苗她们就充当起介绍人的角色,将自己的女同学介绍给他们,从中赚取介绍费。

“警官,我们没有强迫过谁,大家都是自愿的。那些男人有钱,出手很大方,很多女生都愿意。但是,也有不能接受的。”

杨苗苗说有个叫田甜的女生家里经济不太好,人却长得很漂亮,有一次在学校门口经过时,被她一个人称杰哥的老主顾看中了。杰哥要求杨苗苗介绍,杨苗苗找田甜说的时候碰了钉子,田甜非常生气,说她不是这种人,饿死也不会干这种事的。

“杰哥见我没办成,就找林倩和叶晓萌帮忙,她们竟然给田甜下了药,然后交给杰哥。听说田甜是处女,杰哥高兴疯了,光是介绍费就给了她们一人一万。”

杨苗苗话里似乎有羡慕的意思,但很快就面露恐惧:“后来没过多久,田甜就跳楼了,江城一直在问我,睡田甜的男人是谁……”

程思危怒火腾地冒了出来,极力克制自己:“你告诉他是杰哥了吗?”

“一开始没说,我不敢承认,后来受不了就说了。可是,江城说那个男人不是杰哥,如果杰哥真的把田甜转手又给‘卖’了一次,我就真不知道是谁睡的田甜了!”

杨苗苗不像撒谎,程思危也怀疑和田甜发生关系的另有其人,如果真的是杰哥,那林倩和叶晓萌在面临生命威胁时,不可能不告诉江城。

当晚和田甜发生关系的男人到底是谁?江城和田甜是什么关系?他是如何判断侵犯田甜的男人不是杰哥的?江城此刻又到底在哪里呢?

江城的救赎

程思危调整思路,从杰哥身上着手调查,令人意外的是,三个作为帮凶的女孩子都相继遭到了江城的惩罚,而作为最直接的加害者杰哥,竟然还好端端地工作生活,好像一点也没受影响。

杰哥本名叫陈杰,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部经理。他本来就风流好色,再加上工作性质需要经常带客户消遣,本市有特殊服务的场所,几乎就没有不认识他的。后来他口味越来越刁钻,就经常到大学门口找兼职的学生妹。

程思危找到他时,他还在装正人君子,急忙撇清关系,说:“警官,你没有证据不要乱说,会影响我在房地产行业的声誉的。”

程思危将几起案件如实说了一遍,对他说:“杨苗苗已经把你说出来了,我毫不怀疑林倩和叶晓萌死前也说了出来。江城没有动你,是在利用你找到真正侵犯田甜的人。我怀疑江城就在你身边,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把你切成块,装进泡菜坛子里。”

杰哥本来也不是什么有胆量的人,一听就有点怂了,程思危见状说:“你现在考虑清楚,说不说,决定权在你。”

“说就说嘛!男人哪有不喜欢睡女人的?”杰哥说,有次来了一个大客户,他找了几家的妹子,大客户都不喜欢。刚好林倩和叶晓萌给他打电话,说她们把田甜搞定了,杰哥就顺手把失去意识的田甜送到了客户床上。

程思危问清那个客户的姓名和所属公司地址,杰哥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还感慨:“我当时也不知道田甜是处女,现在大学生哪还有处女啊?便宜了那个死胖子!不过那个大客户是高兴了,签了一个大单,顶我半年的业绩了,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你利用这种手段达成自己的业绩,侵犯无辜女孩,这不仅是道德范畴,还触犯了法律,你知道吗?”程思危面色严峻地说。

“警官,我知道我错了,怎么罚怎么判,我都认,总比被人装泡菜坛子里强啊!”杰哥话音刚落,程思危瞬间想到了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变。

程思危立刻让技术科检测他的手机,果然发现了微型窃听装置,江城正在通过监听他的手机随时随地了解他说的每一句话,见的每一个人,去的每一个地方。

程思危带队赶到那位大客户的公司时,停车场一片嘈杂,辖区派出所的警车和120救护车都在现场。

程思危急忙挤进去,只见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浑身是血,浑身不住抽搐,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了一会就断气了。

在不远处,派出所的民警五花八绑地羁押着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胖子死去,嘴角挂着一丝心满意足的笑容。

程思危走过去,问:“你是江城吧?”

江城一眼就认出了程思危,说:“谢谢你,程警官,如果不是你,我还找不到欺负我妹妹的人渣。我爸和我妈离婚很多年了,我们兄妹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我亏欠甜甜很多,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所以,你是故意给杨苗苗机会逃走的?”程思危说,“你故意让杨苗苗逃脱,好让她报警,借助我们的力量推进调查。你有没有想过,你不必以身试法,你要为妹妹的死查明真相,你自己报警,我们一样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江城大笑起来,“你们怎么全力以赴?可以杀了林倩吗?可以杀了叶晓萌吗?可以杀了那个人渣吗?现在陈杰在你们手里,你们能判他死刑吗?”

“他们触犯法律,会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你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程警官,你会偶尔上那些不良网站吗?”江城忽然岔开话题,“我跟你说实话,我也偶尔会上,看看那些刺激的小视频。有一次,我看到有人发的女大学生开苞视频,那个女孩居然是我妹妹,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我不知道她被下了药,我把视频发给她,骂她为了钱不知廉耻,结果甜甜就跳楼了,你又知道这是什么感受吗?”

程思危动容。

“这里,”江城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脏,眼泪滚滚而下,“一天24个小时就像有人不停地用尖刀在戳,在扎,用沸油在滴,在烫,日日夜夜,没有一刻停歇过!程警官,我搭进去有什么要紧?唯有如此,我内心才能平静下来,我死了才能面对我妹妹。”

程思危等他慢慢平复情绪,等到他被押上警车的时候,急忙问他:“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我是必死的人了,不需要你再做什么。如果可以,请你们把那些不良网站的视频删除,我不想再让人看到我妹妹了!”江城提出最后一个请求,程思危郑重点头。

江城戴着手铐,弯腰上了警车,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程思危目送警车开上主干道,一路拉着警笛呼啸而去。这条路似乎很短,已经快要走到尽头,又似乎很长,长得足够让江城和妹妹重逢。

本文为悬疑小说社原创小说《非正常死亡刑侦档案》第11个故事《泡菜坛子里的女孩》,禁止转载,抄袭必究!本文为文学作品,涉及人物情节均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